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

相思如风

首页 >> 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 >> 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东岑西舅 娱乐圈神婆 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 满级回归后我爆红了 迷性 霍总,养妻已成瘾 满级大佬拿了病弱剧本 鹅掌 弃妇重生豪门:千金崛起 陈年烈苟
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 相思如风 - 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全文阅读 - 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txt下载 - 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第2186章 感谢(2更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周村长很郁闷,他觉得他又坑了小乐乐一把。

他想将乡医院的联系号码给拉黑了,如果拉黑了,以后有啥事想找小乐乐自然联系不上他。

最后,周村长也没将人拉黑,拉黑也没用,谁想找他曲线救国时就算打不通电话也会打其他人的电话或者直接跑村里来找他。

唯一让他还能安心的是乡医院的领导们也不是不识好歹的那类人,不会动不动就找他,只有人命关天的那种病人才会找他请小乐乐救场。

他在心里也给记上了一笔,决定以后谁找小乐乐救场,必须说清楚医药费,要不然让人钻了空子,最后总让小乐乐吃亏,他哪有脸见人。

周村长心里有了计较,没揪着收不收费的问题纠结不清,下午又帮人去抢高双抢。

在乐家的众学霸团队跟着乐家主人夫妻去给乐家邻居搞双抢,因混得很熟了,也在高邻家吃饭。

黎照、宣少宣一没去帮乐家的高邻们干活,他们呆在乐家北二楼抄书,柳少不爱舞文弄墨,他入乡随俗,与学霸们同进退。

蚁老岩老和万俟教授、晁老爷子年龄大了,也不去给别人添麻烦,他们在乐家有时也抄书,或下下棋喝喝茶,老逍遥自在了。

梅村是自己的老家,陈康带着两个孙子去帮和乐家要好的人家干活,每天早出晚归。

翌日是周日,乐家夫妻与诸学霸们仍去帮人收稻,又分了一拨人手去了张破锣家。

柳大少因昨天小萝莉去乡医院时他不知情,没贴身跟随,觉得自己失职了,哪怕不怎么喜欢抄书,也与宣少黎先生一样宅在乐家。

周村长吃过排毒丸,吃过调理身体的养身丸,经常吃小乐乐做的药膳,身体倍儿棒,根本不像七十几岁的古稀老人,他自然也不拒严寒酷暑,也去张破锣家帮忙。

上午九点多钟的时候,他正与小青年热火朝天的割稻,又接了个电话,再次步上昨天的后尘——扔下活计就往乐家跑。

几个老太太们上午去摘回豆角、黄瓜、南瓜苗等青菜,坐在乐家堂屋择选,看到周村长一头扎进来,笑着问他嘛事。

周村长跑得气喘吁吁的,挽到小腿肚子高的裤脚一边高一边低,穿着双拖鞋,脚和裤子还涂了点泥。

到了地头,他摘掉草帽儿扇风,急急问:“小乐乐在家不?”

“小乐乐在南边楼教乐善学钢琴。”王师母答了,又问:“周兄弟有啥急事要找乐乐,在楼下吼一嗓子。”

“我倒是没急事找乐乐,是有客要来乐家。”周村长扇了几下风,扭身就出了北楼,跑两楼之间的通巷里站着朝南楼上方喊:“乐乐,你家有客要来了!”

乐小同学在南楼二楼教弟弟学了一个多钟的钢琴,再教曲谱和技巧,知道周满爷爷来了,还以为是谁要找她去救场,谁知周满爷爷竟然是来通知有客来了。

她飞蹿到阳台,探头朝下望:“满爷爷,有谁要来我家啊?”

仰着脖子的周村长,看到小伢崽露脸,笑得露出一口刷得白白的牙:“说是县教育局和县三中的领导,还有三中高考生的一些家长。”

撒子?乐韵脑子里冒出一串问号,县教育和三中领导们又来干吗?还有高考生的家长,他们凑啥热闹?

难不成觉得她给了一堆试卷,让三中考生考得不错,所以为了感谢她,来帮她家抢双抢?

讲真,如果真是那样,她可能不会感动,只感到担心,担心那一拨人把她家的田给踩得结结实实,到时犁也犁不动。

“满爷爷,你咋知道的?”乐韵翻出栏干,直接从二楼阳台往下跳。

被问他咋知道的,周村长咧着嘴笑,正想说,冷不丁的看到小乐乐从阳台上跳下来,吓得够呛。

哪怕他知道乐乐厉害,可看到人从那么高的二楼跳下来,那颗心禁不住就提到了嗓眼上。

当年到小伢崽像片布一样轻盈落地,没人事似的走了走来,老人家提起的心才落了地。

他也没忘记回答小伢崽的问题:“你以前的班主任和我互留了电话,罗老师打电话时说快到九稻初中学校前的岔道口了。”

“满爷爷,罗班有没说他们来干撒子?”乐韵瞅着满爷爷笑,满爷爷在人际交际方面比她强多了,他有很多人的联系方式呢。

“应该是因为你的关系,三中今年考得好,来感谢你吧。小乐乐聪明绝顶,你拉了三中的学生一把,给了他们一个考上好大学的机会,人家来感谢你是应该的。”

周村长满脸骄傲,瞅瞅,小乐乐伢崽多神啊,她帮谁谁走运,这么神的崽崽是他们村的!

“哦,这样啊。满爷爷知不知道大约有多少人?”讲真,她不想要什么感谢,来感谢她还要她招待,还要留人吃饭,先不说要倒贴多少食材,三伏天整几十号人的菜,多累人啊。

“不太清楚,猜着起码得二三十人吧。”周村长真不知道人数。

“好吧,人都来了,估计要留饭了。”乐韵立即冲楼上喊:“黎师兄,宣少柳哥,有客要来我家,快下来帮跑跑腿,蚁老岩老,有劳您们帮我监督乐善学习。教授,晁爷爷,麻烦您们也准备帮我招呼客人。”

在北二楼的老少们都听到了周村长与小乐乐说话,听到她喊话,齐齐应了,收拾好笔墨棋盘,相继下楼。

四个老太太只稍稍归拢了一下篮子筐子,继续择青菜豆角。

蚁老岩老去南楼,带了乐善上三楼学习,黎先生柳少清扫了堂屋,摆放四套桌椅,南楼堂屋也摆了四套桌椅备用,再清洗茶具。

因乐家客人多,为了方便来往,地坪上没晒稻谷,只是放了两排筛子晒着些青菜茴子豆角等干菜。

周村长帮着将筛子搬走,挪去南楼后方中稻田的篱笆上放着,再将乐家北楼屋檐下的遮阳棚给打开。

小萝莉和宣少宣一从冰箱房搬了一代米和几箱食材放南楼厨房,刷洗蒸米饭用的大蒸桶。

乐小萝莉在为即将到来的访客做准备时,罗班与三中的领导、县教局以及市教局的领导们也到了九稻乡街。

三中开了校车,三中高考家长共有三十几人,家长带着孩子有六十几人,包了二部巴士,有十一个学生家有私家车,面包车和小轿车都有。

因知晓乐同学的直升机停在梅村,梅村村办楼前不方便停太多的车子,巴士和私家车都停在乡街露天停车场。

领导们和家长等人下了车,在停车场等了一阵,等到四部电三轮车到了,浩浩荡荡的人群开往梅子井村,电三轮车跟在队伍之后。

一支队伍十分壮大,乡街上开铺子的店家们还以为是结团出游的旅游团,开餐馆的眼睛冒绿光,差点就想去揽客。

罗班和三中领导熟悉路,进了梅村,等候在家的周天晴也加入大部队。

三中校领导们带着一支大队伍,驾轻就熟的开至乐家楼房外的村道上。

罗班人未到声先到,吼了一嗓子:“乐韵同学,乐韵同学!”

乐韵的神识放了出去,在罗班等人到达乡街停车场时便知来了多少人,在北楼堂屋再加了两套桌椅,再进冰箱房搬箱笼,找出一只装有现成凉粉的特殊型箱子,请老太太们用碗盛凉粉。

天气太热,喝凉茶不怎么消暑,凉茶配凉粉,消暑又解渴。

四个老太太乐呵呵的洗了手进冰箱房,两人一组,一个勺凉粉,一个加凉茶和薄荷汤。

乐同学也在旁帮忙,听到罗班等人的脚步近了才去中堂,闻声再出去张望,哪怕心里有准备,看到一大票人马也忍不住抹汗。

“罗班,武校长,你们和领导们劳师动众千里迢迢来九稻有何贵干?”乐韵真的想说“你们别找我,我不在家。”。

罗班和武校长走在最前面,最初以为小同学可能出去了,当看到走出来的小同学,眉眼骤亮。

小同学穿着上为半臂的浅蓝色上袄,下为渐变的紫色长裙,梳着高马尾,冰肌玉骨的女孩子,粉嫩可爱。

“乐同学,见到你太开心了!”

“乐同学,你出的试卷让三中高考生成了黑马,太感谢你了!”

“乐同学,你辛苦了!”

“乐同学,因为有你,我们县市今年高考独占鳌头!”

三中的领导们、县教局和市教局的领导们看到粉嫩嫩的小姑娘,像饿了半个月的狮子见到了肉,激动的上前争相与小姑娘握手表达感谢。

罗班都被挤到了一边,他干脆往一边让了让。

被围住的乐韵,差点想蹿上天逃走,她的鼻子灵敏,对气味敏感,几十种体味扑面而来,那滋味酸爽的让人无法招架。

逃是不能逃的,只好硬着头皮客气的应答。

众领导们与乐小姑娘打了招呼,才介绍拥上来的考生家长和考生,带着孩子来乐家的家长们拉着崽崽们上前,真诚激动的表达谢意。

成为黑马的一批学生更是心知肚明,若没乐同学神来一笔,他们或许能上一本线,成绩却绝对不可能那么惊艳。

喜欢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请大家收藏:(m.5ilrc.com)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我爱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漫威里的德鲁伊 明天下 末世:我有一栋神级别墅 好莱坞制作 最强医神:重生逆天女王 我真没想重生啊 叶安 放开那个女巫 绝世剑神 史上最强店主 抗战:少年大军阀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万族之劫 完美世界 万古最强宗 满级回归后我爆红了 后娘[穿越] 我不做人了 昭华撩乱 邪王强宠:废材毒医大小姐
经典收藏 在男团选秀重临巅峰 感知世界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 一眼臣服 我行让我上[电竞] 竹木狼马 嚣张 轻狂 六零军嫂有空间 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女配 别来有恙 AWM[绝地求生] 女主她有锦鲤运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我家真的有金矿 竹马一直在撩我 谁说我,不爱你 重生之名流商女 七十年代小后妈 重生军二代
最近更新 满级回归后我爆红了 天生女主命[快穿] 大佬横行娱乐圈 重生空间之学霸女神 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诸天大佬 穿成八零异能女 回到农家当幺女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内娱第一花瓶 宠文反套路女配[快穿] 穿越八零带仓库当首富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穿成豪门谢夫人后她飒爆了 女配专治不服[快穿]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 大小姐她又美又飒 致命偏宠
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 相思如风 - 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txt下载 - 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最新章节 - 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